月寒羽

哭唧唧,亚灰太太评论的那篇被删掉了,难过

【楚郭】鱼 (二)

渔夫楚x人鱼郭
ooc很严重
文笔不好请见谅,没有逻辑
安利我家瓜瓜的新歌《鱼》,灵感来源
PS:生气╰_╯之前那篇被系统删掉了,我只不过说了我想说的话而已。唉,可惜了亚灰太太给我的评论,第一次有我喜欢的太太给我评论。

❤️风有时停在这里歇息❤️
❤️轻吻你的脸颊和发际❤️
❤️雨有时跌落在你的手心❤️
❤️灌溉出四周茂密的森林❤️
❤️这一切都让我沉溺❤️
❤️又难以企及❤️——西瓜Jun的《鱼》
  
  自从那次楚恕之发现郭长城后,郭长城依旧偷窥着楚恕之,不,应该是明窥。每次楚恕之回过头都看见郭长城用好奇的眼光看着自己。楚恕之觉得有一个小人鱼陪自己待着茫茫的大海上感觉还不错。有时候楚恕之还会逗一逗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人鱼,让人鱼平静的脸上露出不一样的表情。
  
  “呆鱼,想不想吃?”楚恕之拿着一颗糖果诱惑着郭长城。透明的糖在阳光下亮晶晶的,郭长城盯着楚恕之手里的糖。楚恕之把糖晃一晃,郭长城的头也跟着晃悠,眼睛是写着满满的想要。
  
  楚恕之看着郭长城的眼睛,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抚摸,指尖碰到细长的眼睫毛。郭长城眨了眨眼,指尖传来一股痒意,一直挠到楚恕之的心里。
  
  过了一会,楚恕之回过神来,郭长城静静地注视着自己,好像自己就是他的全部。楚恕之轻咳了一声,把糖放在郭长城白嫩的手上,再顺手摸了摸那顺滑的长发。郭长城双手捧着那颗糖,低头看了看糖又抬头看着楚恕之,脸上满是好奇和开心。郭长城又把糖递给楚恕之,“呀,呀”,楚恕之摇摇头,“我不喜欢吃糖,太甜了。这个啊,是我偷偷拿念之的,他最喜欢吃糖了,你应该没有吃过,尝尝。”说着,楚恕之打开糖纸,把糖塞进郭长城嘴里。
  
  郭长城没反应过来,含住了楚恕之的手指。手指被一个温热的地方包裹着,楚恕之也楞住了,郭长城看见亮晶晶的糖没有了,嘴巴一瘪,轻咬了一下楚恕之的手指。楚恕之连忙把手指抽出来,手指上盖着牙印 ,楚恕之见郭长城要哭不哭的表情,心里也不敢有什么想法,又拿出了几颗糖,“给你,给你,不就是糖吗,都给你好了,呆鱼。”
  
  郭长城向楚恕之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嘴里冒出了一个小蓝泡将糖包裹着,泡沫缓缓飘起在空中破开,糖果也消失在两人面前。
  
  “原来你还会法术?”楚恕之惊奇
的问。郭长城鼓着腮帮子,嘴里含着糖果令嫩嫩的脸上突起一个小小的包,听见楚恕之的疑问,“?”郭长城没有听明白,也不会回答,鱼尾着水里摆来摆去。
  
  “算了”楚恕之看着郭长城懵懂的表情也知道问不出什么了,“你这样的呆鱼什么都不懂,最容易被欺负了,有法术也没用。”楚恕之捏着郭长城的脸戏谑道。
  
  “你吃了我的糖,是不是该补偿一下。”楚恕之像个恶霸一样,假装凶狠的样子向郭长城询要回礼。郭长城还是听不懂的样子,楚恕之没有因此而放弃,“你拿了我的糖,你就要给我补偿,懂吗,b-u ,ch-an补偿。”郭长城歪着头过了一会好像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跳进水里游向海底。
  
  “喂!你去哪?”楚恕之被水花溅了一脸,郭长城没有理会楚恕之的叫唤。楚恕之在海上等了一会,平静的海面上钻出一个人影,郭长城甩了甩脸上的水,向楚恕之游来。手里捧着几颗闪闪发亮的东西,郭长城期待地把手伸向楚恕之,一根黑线上串三颗珠子,中间的那颗珠子在阳光下散发出七彩的光芒。
  
  楚恕之本想拒绝的,但是郭长城期待的目光让楚恕之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接受了这昂贵的回礼。楚恕之拿过黑线,黑线的触感像发丝一样顺滑,楚恕之将珠子戴在脖子上。郭长城见楚恕之接受了自己的礼物,开心地笑了。微风吹起郭长城乌黑的发丝,水滴划过郭长城的脸滴落在楚恕之的手心,滴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从那天以后,楚恕之每天晚上都梦到自己和小人鱼在一个湖泊里相拥,四周都是树林,安静的天地间仿佛只有两人一直在一起。一切的一切都让楚恕之沉溺。

【楚郭】 鱼 🐠

刚刚看完瓜瓜的新歌立马开了一个脑洞
渔夫楚x人鱼郭
ooc很严重
文里的楚哥因为弟弟还没有出事所以比较开朗?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我觉得如果念之没有出事,楚哥应该是一个比较暖的人吧?
PS本篇是刀,不要看着前面甜甜的样子,前面越甜,后面越虐*٩(๑´∀`๑)ง*

瓜瓜的新歌超级好听的,吃我一发安利啊啊啊!!!
以上能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

于云颠坠落至深海底❤️
❤️翻涌的气泡是我的每一次吐息❤️
❤️你在遥远处伫立❤️
❤️宛如一座岛屿❤️
❤️抬头是漫天星河璀璨旖旎❤️
❤️而这一切都不及❤️
❤️你眼中的万籁天地
  
  郭长城第一次见到楚恕之就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他了,为什么?郭长城自己也说不上,可能是因为那天夜晚的漫天星河把楚恕之照得太明亮了。
  
  郭长城从小生活在漆黑的海底以前也没有游到海面上,所以当他成年后第一次游出海面看见楚恕之时,便被楚恕之那伫立在月光下仿佛天神的身影给吸引。
  
  楚恕之是一个渔夫,从小就和弟弟楚念之相依为命,两人一直平静的生活在一起。直到最近,楚恕之发现自己打鱼的时候总有人用视线凝视着自己,而且自己的渔网不知道为何每次出海都会挤满了鱼。每当自己回过头去寻找那道视线时,只会找到一抹洁白的浪花,有时候楚恕之会想也许是哪条鱼在偷窥着自己也说不定。
  
  而就在刚才,楚恕之捉到了偷窥自己的人,或者可以说是鱼。清晨楚恕之打算出去打渔,楚念之在门口晒网看了看天空对楚恕之说:“哥,今天天气不是很好,看着想下雨的样子,要不还是不出海了吧。”
  
  楚恕之心里还在想怎么把偷窥自己的人捉住,听见楚念之的这句话,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笑着回答“不,也许今天就是上天给我的机会。”说完就收拾东西准备出海。
  
  果然和楚恕之想的一样,出海没多久便可是下起了雨,海面上也开始刮起了海风。楚恕之的小渔船在海风中摇晃,一个海浪打来,楚恕之摔落到海里。楚恕之缓缓沉入海底,就在楚恕之以为计划失败的时候,一条人鱼救起他,将他托上海面。郭长城费力的将楚恕之拉上小渔船,却发现楚恕之脸上挂着微笑。郭长城歪着头用手指戳了戳楚恕之的脸,郭长城学着楚恕之的样子笑了起来。
  
  楚恕之禁闭的眼偷偷的眯了一条缝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救了自己的生物。白白嫩嫩的脸上挂着傻气的笑容,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耳边长着鱼鳃一样的东西,脖子上隐隐约约有些浅蓝色的鱼鳞,上身穿着浅蓝色的纱衣。郭长城见雨慢慢停了,正准备离开,没想到自己在楚恕之脸上作乱的手被楚恕之捉住。
  
  郭长城想挣脱掉楚恕之的手,稍稍有些动静,楚恕之便难受得咳嗽起来,郭长城顿时不敢再挣扎。楚恕之一边咳嗽一边偷笑,“你叫什么名字?”楚恕之抓着郭长城的手问。郭长城张了张嘴,只发出“呀,呀”的声音。“不会说话?算了。一直看着我的人是你吧,想干嘛?嗯?”楚恕之轻搓着郭长城的小手,郭长城感受到楚恕之手心温暖的触觉,白嫩的脸上冒起了粉红。

  

最最最可爱的剑圣大大生日快乐

如题,剑圣大大18岁了,希望他天天快乐。

当特调处的众人穿到宫斗剧 (3)

人物属于p大,ooc属于我
这个系列写不下去了,感觉好尬。请大家多多包涵
原本想好的情节不知道怎么插进去,写得我想死啊

“楚……楚哥,我们在这干嘛?”郭长城穿着一身华丽的凤袍,像被罚站的学生呆呆地站在御花园里。“练功。”楚恕之顶着一张妖艳的脸,严肃地看着郭长城。

  “啊?”郭长城有些惊讶,“啊什么啊,虽然我们不得不在这扮什么鬼妃子,但是你训练还是不能落下,接着。”楚恕之不知从哪找来一根树枝扔给郭长城。

  郭长城连忙接着树枝,“可是我穿着这个怎么练功啊?”郭长城瘪了瘪嘴扯了扯身上的凤袍,委屈兮兮的看着楚恕之。“所以@现在就是考验你时候,别废话那么多了。”楚恕之别过脸去。(郭长城向玩家楚恕之发出可怜兮兮光线,玩家楚恕之顽强抵挡住了^O^)

  楚恕之自言自语道,“这什么鬼地方啊,换件衣服都不行,要不是这里只有女装,我……。”郭长城悄咪咪的靠近楚恕之,偷听着楚恕之的话,“诶,靠这么干嘛,想我吃了你是吧~”楚恕之趁郭长城不注意一把勾住郭长城的脖子,靠近郭长城耳边说。就在这时候我们的澜贵人上线了。

  “哟,今儿这么幸运,碰巧在这遇上两位姐姐。”一步一婀娜的澜贵人,假意向两人行了一礼。“赵……赵处,你是……是不是吃……吃错药了,你……你憋这样,我……我害怕。”郭长城咽了咽口水看着赵云澜那宫斗剧的模样,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嘻嘻,我扮得不像吗,我之前看祝红追的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啊。有没有被我出色的表演惊艳到阿。”赵云澜一改之前的妃子姿态,立马恢复他抠脚大汉的形象,翘着个二郎腿坐在了花园的檐上。“唉~想当初祝红看的那部宫斗戏可精彩了,现在换我们在这咋一点都不好玩。”

  “要玩你自己玩去。”楚恕之不理睬赵云澜,拉着郭长城就想走。“诶,姐姐这是干嘛呢,妹妹好意请姐姐玩游戏,姐姐居然不领情。”赵云澜掐着嗓音娇滴滴的怪罪到。

  “恶心。”楚恕之嫌弃地看着赵云澜,“皇上~淑妃姐姐居然这么说臣妾,臣妾……嘤嘤嘤。”赵云澜剁剁脚,飞扑到在一边看戏的沈巍身上。“大人。”楚恕之本来嫌弃的表情顿时收了起来,恭敬地对沈巍行礼。

  “云澜,你先冷静一下。”沈巍推了推靠在自己身上假哭的赵云澜,“臣妾不要~”赵云澜忍不住偷笑,身体一颤一颤的跟哭差不多。

  “楚哥,要不咱们还是先走吧”郭长城提议,楚恕之见沈巍没什么吩咐的便同意了。
  
  写不下去了,艾玛尬死我了
  
彩蛋1:
   “哀家听说最近澜贵人经常侍寝,澜贵人啊你可要争气,尽早为皇上诞下皇子啊。”祝红太后欣慰(?)地看着一脸娇羞(?)的澜贵人赵云澜。
  “臣妾知道。”
  “这是太医研发出来的温情酒(春药),说是能帮助你早日怀孕,你拿好。”
  “是,臣妾今晚便……”澜贵人红着脸收下了。

赵云澜:老子是公的,怎么诞下皇子啊啊啊
祝红:艾玛终于过了一把宫斗剧的瘾了,不得不说老赵那脸上涂上的妆看得我是睡着了也能被惊醒,也不知道沈巍是怎么啃得下去的。
  
彩蛋2:
  “皇后凉凉,你好恨的心啊,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没有了”赵云澜躺着沈巍的怀里哭泣道。郭长城一脸懵逼地跪在地上懵懵的看沈巍和赵云澜在那演。
  “皇后锅氏(没打错字就是锅),残害皇嗣,其心歹毒,废除皇后一位,终身禁足。”沈巍一脸正经地偷瞄着题词板读出了台词,赵云澜在一边偷笑,郭长城还是一脸懵逼,最后无可奈何地喊出了一句,“臣妾做不到啊。”

赵云澜:都说了我是男的生不出来。
沈巍:云澜原来你怀了我的孩子。
小郭:小脸懵逼
  
彩蛋3:
  “笨蛋,那个皇帝有什么好的,跟我走着,我带你浪迹天涯。”淑妃楚恕之穿着一身夜行衣来到了郭长城面前,“楚哥……台词不对。”郭长城小声的提醒,“咳,啊皇后不长城,自从我第一次遇见你,我就喜欢你,放下那个男人跟我走吧。呕,这谁写的台词。”楚恕之完全没有管郭长城的已经,扛起他就跑了。
  第二天,宫里传出了这样的绯闻,“听说淑妃凉凉和废后私奔了”
“哎呦,咱们皇上这是被戴绿那啥了”
“可不是嘛,不说了不说了,这要被皇上听见可是要掉脑袋的。”
最后传闻流到了宫外被人写成了书——《皇帝妃子间的不可描述》

郭长城:楚哥这么快拉我走干嘛,我台词还没说完呢。
楚恕之:什么鬼台词,我可不想听那笨蛋说不喜欢我。笨蛋~
沈巍:我没有被戴那啥,他们和我没关系。我不是,我没有,云澜T^T。
面面:我辛辛苦苦写的稿子,你们居然……你信不信我叫我哥打你

彩蛋4
  “皇上,赵家现一家独大,若现在立赵氏为皇后,恐怕这朝堂就……”百官联名反对沈巍立赵云澜为后。
          “这群老不死的,我家沈巍想干嘛就干嘛,哪轮到他们来说。”赵云澜气急败坏地拉着沈巍的衣襟,“我告诉你,后宫除了我你不准有别人。”
          “云澜,你是在吃醋吗,我好开心。”沈巍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高兴坏了,“哼╯^╰,傻子”

当特调处的众人穿进宫斗剧 (2)

  不知道自己写了啥很抱歉T^T
感觉ooc好严重,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随便提一下,特调处的大家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在其他人眼里都是正常的,其他的宫女太监就像是游戏里NPC是不会有其他思想的。在NPC眼里他们是女的他们就得穿裙子,就算他们是男的NPC也把他们当成女的@(∩_∩)

小主,皇上快来了,您还不穿好衣裳,这……”赵云澜躺在软榻上翘个腿在那晃,静静的看着宫女们紧张,“我是个纯爷们,这是大花裙爱谁谁穿”赵云澜丝毫没有想穿上宫裙的意思,一个白眼过去无人可挡。

“嬷嬷,你看这可怎么办啊,皇上就要来了。”旁边的丫鬟扯住一位年老的嬷嬷担心地问,嬷嬷冷冷一笑,“老身在宫里这么多年了,还怕这小丫头片子吗?来人啊,给我绑。”

 “喂喂,我跟你们说啊男女授受不亲,我赵云澜不打女人,喂你们快放开我啊!”一人难敌四手的赵云澜就被几个凶残嬷嬷拿被子卷着放在了床上等待皇上的宠幸,为了不让我们的澜贵人大喊大叫影响皇上的性致,嬷嬷还贴心地拿布团塞住了赵云澜的嘴。

  当沈巍来的时候,就看见赵大处长在床上差点没被噎死,“云澜,你没事吧。”沈巍扶起奄奄一息的赵云澜,“咳咳,沈巍?你怎么也来了。”

  下面是回忆
  “你已经触犯了和平守则,现在跟我回地星去。”沈巍和赵云澜挡住了逃犯的去路,楚恕之和郭长城在后头跟着,“我是不会束手就擒的,特调处我送份礼物给你们吧,祝你们玩的愉快”一道白光闪过,特调处的众人都消失了。
  回忆结束

  “所以说,现在我们是穿越了?”赵云澜瘫在床上盯着沈巍看,“嗯”沈巍被盯得有些坐立不安“不过应该是没什么危险的,那人的异能不是危险系的,他也是因为偷跑上来才被通缉的。”

  “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不用担心啊,就当是来度假吧,不过……”沈巍歪着头“不过什么?”

  “明明我比你看起来有威严啊,为什么你是皇上?”赵云澜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吃了起来,“哦~是吗?”沈巍的微笑:)有些变态,“澜贵人,夜深了您该侍寝了~”
拉灯辣~

  第二天,“小主,小主,该起了,我们该去向皇后请安了。”靠!沈巍你不是人!赵云澜在心里骂了一句,还是艰难地起了床。昨晚沈巍和赵云澜商量(实际上是赵云澜讨价还价)了许久,终于让赵云澜答应先装扮成女子等找到特调处的大家,然后再一起商量怎么回去。赵云澜扯了扯身上的宫裙,踩着花盆底,一步一摇晃的被宫女扶去了皇后殿里。

  “皇后凉凉金安~”呕,赵云澜压抑住自己想吐的冲动,给皇后行了一礼。赵云澜低着头没有看清皇后的脸,“咳咳”赵云澜好像听到一声熟悉的咳嗽,“起……起来吧。”又是熟悉的声音,赵云澜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抬头一看,“哈哈哈哈,楚淑芝啊,哈哈哈哈”坐在旁边的正是特调处的大冰棍,“大胆,我们淑妃凉凉的名讳也是你能随便叫的”淑妃的贴身丫鬟训斥道。

  “好了,燕儿你和其他人先下去吧。”楚恕之禀退了其余人,“是。”

  “哟,咱们的长城变成了皇后凉凉了呀”赵云澜扯掉头上几斤重的装饰,坐在了郭长城的凤位上。“瞧瞧,这小脸化上妆穿上女装活脱脱的美人啊。”

  “楚……楚哥QAQ,救我”在郭长城被赵怪叔叔吓晕的时候,楚恕之出手把郭长城拉来了自己身边,“谢谢楚哥。”郭长城看了一下楚恕之就被吓晕了。

  “唉,老楚啊,你脸上这妆是挺吓人的。”赵云澜兴趣满满的看着楚恕之那变幻莫测的表情。“不说这个了,现在是怎么回事?大人呢?”

 赵云澜把沈巍说的话原封不动地告诉了楚恕之(除了巍澜之间的情话)“你是说我们几个要穿着这奇怪的女装在这呆着,开什么玩笑。”楚恕之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恐怖。

  “老楚,你冷静点,这不是我说的,我也不想但是为了大局着想,你忍忍。这不还有小郭陪你嘛,就酱紫我溜啦。”赵云澜为了不惹祸上身连忙跑了。

  临走时还嘱咐一句,“老楚你悠着点,你现在可是我家圣上的淑妃小郭是我家圣上的皇后,虽然是名义上的,但是你要是一不小心我家沈巍头上可能就多了两顶绿油油的帽子了^O^,为了我家大人着想你安分点啊。”赵云澜皮完就开心地跑了。

当特调处各人穿进宫斗剧(1)

一个不知道什么鬼的脑洞,来自于b站上甄嬛传的各种剪辑(其实我是想看赵处穿女装,还有楚姐)

先发一点出来试读,不知道还有没有 (2) ,希望能逗那些被结局虐哭的镇魂女鬼们一乐

另外人物属于p大,ooc属于我

“皇上,皇上你醒醒,该翻牌子了。”小太监轻轻的拍了拍沈巍的肩膀,沈巍猛的睁开眼,吓得身边的太监连忙跪倒在地,沈巍谨慎的看了看殿内富丽堂皇的摆设,心中有些疑惑。

“哎呦,这是怎么了呀。”皇上的贴身太监走了进来向沈巍行了一礼见小太监跪在地上,假意踹了小太监一脚,“狗奴才,还不快滚出去,省得在这碍来咱们万岁爷的眼。”

“奴才这就滚,这就滚。”小太监惊恐地磕了几个响头,便出去了。

沈巍冷眼看着太监的一举一动,“皇上,这奴才呀,不懂事冒犯了您,还请皇上千万要保重您龙体的安康啊,不要被这种小奴才气到了。”太监的场面话说得令人捉不到错处。

“我……朕无事”沈巍沉思了一会决定先按兵不动。“诶”太监招了招手,外面立马有人端着一个托盘进来,“皇上今儿想去哪位娘娘那,您早些翻牌子好让奴才们去准备准备。

沈巍刚想拒绝,可是看见盘子上的一个牌子是写着澜贵人几个字仿佛失了魂似的,拿起牌子,“这?”沈巍刚想问,太监抢先一步回答了。

“恭喜澜贵人第一天进宫便能让皇上临幸。这澜贵人,是太后娘娘亲自选进宫的,是赵将军家的女儿。”太监谄媚的恭贺着皇上。

“他叫什么?”沈巍急切地问,“澜贵人名唤赵云澜,年十八。现住在颜夕宫里。”

“他现在在哪?我去找他。”沈巍放下牌子,想立马奔去看清楚那人是不是自己的赵云澜,“皇上,皇上,你等等奴才……”



求个封号,楚哥是淑妃,小郭不知道定啥好,还有面面,林静是要被打入冷宫的,祝红姐是太后(人间不直的,我们让祝红姐自己一个人玩去吧),大庆应该是皇子(公主?)反正啥也没想好,希望各位小姐姐给个意见。


我会永远记得这42天来的感动的
谢谢镇魂的每一位工作人员的努力
这个夏天,镇魂与我永相随

【叶黄】静女

不知道写了什么鬼
语文课上的脑洞
占tag侵删

正文如下
         天气晴朗,黄少天躲在旋转木马旁的树底下,手里还拿着一杯冰奶茶。黄少天偷偷的看着叶修在游乐园里四处张望,像是在寻找自己。
         “哈哈哈,老叶我让你之前放我鸽子,现在好了吧找不到我了吧。”黄少天在树后捂着嘴偷笑。
        然而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黄少天抹了抹脸上的汗珠,“我靠,老叶怎么这么笨啊,这个游乐园也不是很大啊,找个人有这这么难吗?”
         黄少天低头看了看正在冒水珠的奶茶“老叶再不来的话,冰奶茶都变成热奶茶了,要不我先出去?”
         “不行不行,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向他低头,我是谁啊?响当当的剑圣大人啊,怎么快出去岂不是让老叶笑掉大牙。”黄少天想起叶修的嘲讽脸,打了一个冷颤“嗯!决定了不出去了就让老叶找一天,我就不行还找不到。”
         黄少天刚结束头脑风暴,抬头却发现叶修不见了⊙∀⊙。一只手悄悄的从黄少天背后伸出来,向黄少天的肩膀一拍。黄少天被吓了一跳,手上的奶茶差点没掉在地上,幸亏有人有手连奶茶带黄少天的手一起抓住了。黄少天转身一看,原来是那只突然不见了的叶修。“我靠,老叶你干嘛?人吓人吓死人的,话说你干嘛吓我?”
         叶修轻笑了一声说:“我是看你藏在这边那么久也不出来,太阳太晒了我也只好勉为其难来找你了。至于为什么要吓你嘛……”叶修突然把脸靠向黄少天,眼睛看着黄少天,“谁让某个约我出来又看不见人影的柯基长得可爱,不吓一吓都对不住哥联盟心脏的名号了。说吧为什么看见我来了也不来找我。”
         黄少天从叶修的手了挣脱开,退后了一步,躲过叶修的目光,“谁让你上次答应陪我PK,我都开好房间了,你又突然不来←_←。”“上次那事是我不对,我道歉。好了,你也别生气了啊:)”
         “好吧,诶老叶你看看哪里有地方坐的,我站了好久快热死了。”黄少天拿手扇了扇风。叶修牵起黄少天没有拿奶茶的手,“我说你也不知道找个好点的地方,活该你。我已经找好地方坐了。”他们一起来到了一棵大榕树下的石桌旁坐了下来,黄少天把奶茶放在桌子上,用手捶了捶站酸了的腿。“少天大大,你买的什么奶茶啊?怎么没见你喝呢?”叶修有些好奇的拿过奶茶一看,“哟,两根吸管的情侣共饮奶茶,少天儿好会玩喔:)”
         “什么啊,那家奶茶店只有这种奶茶卖了,我是卖来自己喝的,睡要和你这个混蛋同喝一杯奶茶啊”黄少天侧过脸不敢看叶修脸上的表情。
        “噢,是吗:D”叶修没再说什么,拿起其中一根吸管吸了起来,甜腻的奶茶冲击着舌蕾,叶修不习惯的皱起眉头。“我靠靠靠,叶修O_o谁让你喝我奶茶了,你刷牙了没有啊。”黄少天看见叶修喝了奶茶后瞬间炸毛了,突然间叶修吻了过来。舌尖挑开黄少天的嘴唇,一大口奶茶从叶修口中渡了过来。
         黄少天的垃圾话顿时没有声音,“少天大大,奶茶好喝吗?”叶修笑着问,然后看见黄少天的脸刷的一下子红了。“你……你耍流氓,呸呸呸,老叶你今天没刷牙吧,好大一阵烟味啊。”黄少天即使红着脸也愿意不放过一个嘲讽叶修的机会,“有烟味?我今天一天都没碰着烟啊,好了,少天儿你说了这么久不口渴吗,要不要一起喝?”叶修晃了晃手上的奶茶杯。“当然要喝,这可是我买的奶茶。”
        黄少天伸手想抢过叶修手中的奶茶,叶修把手一躲,“欸,少天大大,我说的是一 · 起 · 喝,你是不是垃圾话说多了,耳朵不灵活了哈:)”
         叶修把奶茶放在两人中间把头靠过去一点,咬住吸管。黄少天纠结了一会也把头靠过去,咬住了另一根吸管。过了一会,黄少天有些无聊的到处乱瞄,瞄着瞄着瞄到了叶修身上。杂乱的黑发,细长的眼睫毛,有些下垂的眼睑……
        话说我和老叶交往也快两年了吧,虽然在一起相聚的时光不多,但我们好像和刚开始一样。其实……这样和老叶一起吵吵闹闹的……也不错?
         叶修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怎么?少天大大,盯着哥干嘛?发现哥最近变帅了。”黄少天摇了摇头,“没什么,”然后静默了一会后,轻轻的在叶修的嘴角亲了一口,“我只是突然发现,如果未来有你相伴……感觉不赖,真的叶修。”
         “呵,其实我的未来早就留给了你。少天,我喜欢你。”叶修笑着回答,然后郑重的吻住了黄少天。
——————————————————————————————
语文课上的小剧场
语文老师:《静女》这篇文章的女主人公有什么性格特点啊?
我们:害羞~活泼~
语文老师:害羞对了,活泼这么描写得不太好,还有什么描写词吗?
我们:矫情~
语文老师:我怕不是教了一群傻逼O_o

【】看电影

 新人第一次写
不知道写了什么鬼
写得不好求不要打我T^T
占tag侵删

叶黄篇
“老叶,我买了两张电影票,我们去看电影吧!看电影,看电影^O^”黄少天摊在沙发上边打滚边拿着手机刷着微博对叶修说道。
“不要~,今天要去抢boss”叶修叼着烟,懒洋洋的回了一句,“你说我上次找你吃饭你说要抢boss,上上次找你PK你也说要抢boss,上上上次你……”
黄少天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跑到电脑桌前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吓得叶修的嘴里叼着的烟都掉在了地上。“不行,你今天一定要和我出去”黄少天气鼓鼓的脸上摆出严肃的表情,“好好好,今天不去抢boss了和你一起去看电影。”叶修放开鼠标和键盘,牵起黄少天拍红了的手轻轻的揉了揉,“疼不疼?你怎么就不知道爱护一下自己的手啊。我刚才就是逗一逗你而已,我说少天儿你怎么那么不禁逗呢,真可爱~”黄少天的脸渐渐的红了起来,看着自己的手被叶修细长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按摩着,有种奇怪的感觉冲上脑海。“我……我去换……身衣服,和……你出去。”黄少天急忙抽回自己的手,然后同手同脚的相前走去,“诶,少天儿那是阳台,你是想在阳台换衣服吗?”叶修看着黄少天一步一步走向阳台,不禁提醒道。黄少天连忙转身向房间跑去,“唉,现在的年轻人啊真不禁逗>3

周江篇
  “小周,这电影好无聊啊。”江波涛小小的打了一个哈欠,眼前的大荧幕上正放着狗血的剧情。“嗯。”周泽楷语气平缓的回应了一声,3D镜片下周泽楷的神色有些茫然:江不喜欢和我看电影吗?还是他觉得和我看电影很无聊?怎么办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请江出来……周泽楷内心一阵慌张,忽然周泽楷感觉自己的肩头一沉,轻轻的歪过头看发现江波涛正枕着自己的右肩膀睡得正香。⊙∀⊙!周泽楷周围飘起了花花:江的脸好软啊!!江的睫毛好长啊!江的嘴唇好香啊>3“江……”“嗯?”“喜欢,软软,小小。”江波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小周,我也喜欢你”。

韩张篇
  “叩叩叩”韩文清敲了几下门,“新杰。”张新杰放下刚刚弄好的训练表抬起头,“韩队?有什么事吗?”韩文清直白的问:“新杰,你明天有空吗?”张新杰翻了翻自己的时间表。“早上6:00要起床     6:30要去锻炼     7:30去吃早饭     8:00要练习   11:30吃午饭    12:20睡午觉   14:30要去开会……”韩文清听着张新杰明天的时间都安排着,根本没有时间陪自己,韩文清的脸一黑。张新杰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韩队?”韩文清从口袋里拿出两张崭新的电影票,“明天……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张新杰先是一愣然后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喂,张佳乐?明天我有事,你帮我……”挂掉电话后,看着眼前呆呆的男人说:“好了,现在我明天有空了。”说道张新杰接过了电影票。

双花篇
接通了电话的张佳乐很想回到5分钟前,然后把电话狠狠的挂掉。“我cao,凭什么队长、副队可以去看电影花前月下,为什么要把工作都推给我!没天理啊!!”张佳乐愤恨的拨通了电话。“大孙T^T”
“怎么了乐乐”电话那头的孙哲平听见张佳乐悲痛的声音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大孙大孙,我跟你说副队和队长他们……他们去看电影了。”
“呃?哦,没事我们也去。”
“他们还在我面前秀恩爱╯^╰,而且副队为了看电影居然还把工作扔给了我,X﹏X”孙哲平连忙安慰备受打击的张佳乐“乐乐不哭,我明天过来陪你好不好,他们秀恩爱我们也秀,乐乐乖啊不生气了~”张佳乐想了想“好吧,那你明天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带好吃的来。”“没问题。”
“叩叩叩”张佳乐还没睡醒就听见门口的敲门声,“谁啊,这么早。不知道你乐大爷还没睡醒吗?”张佳乐穿着宽大的睡衣打开了门,“乐乐早上好。”孙哲平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热腾腾的早餐,“大孙,我爱死你了。”孙哲平看见穿着睡衣的张佳乐向自己扑来,内心一阵不可描述。然后张佳乐拿过早餐,把门一关“碰”将孙哲平关在了门外。
“乐乐T^T”“哦,大孙不好意思啊忘了你还在外面。”张佳乐挠了挠头重新打开了门。张佳乐洗漱完了以后,坐着桌子旁吃着美味的早餐。张佳乐嘴里塞了半个包子对孙哲平说“大孙唔……你……也吃啊,真好吃^O^”孙哲平抓住张佳乐舀粥的手,故意把头凑过去,喝了一口然后压低声线“唔……的确很好吃。”那声音简直可以把人给苏晕,可是我们的张佳乐同志,不但没有察觉到孙哲平话里的含义,反而附和了一句:“就是就是。”孙哲平心里的阴影面积有那么大。